客户从一位严厉的移民法官那里获得了政治庇护批准

客户来我们办公室寻求帮助时,离上法庭的时间不到一个月。 她对以前的律师不满意。 事实证明,她以前的律师甚至没有向移民局索取庇护谈话面试的记录。

庇护办公室已她的证词不可信为由将她的案件转给了法庭。

我们要如何说服法官客户是可信的呢?

这是几乎所有庇护案件中最困难的部分。

我们的法官是出了名的严格。

经过充分的准备加上我们多年的经验,客户在法庭不到一小时便获得了庇护批准。

移民局批准了市场营销专业人员的H-1B申请

该客户是一家市场咨询公司,它的一位广告专员之前申请H-1B被拒绝了,是由另一位律师帮忙申请的。

由于大多数市场营销职位只需要一个没有专业方向的商学位,这些申请往往难以获得移民局的批准。我们重新提交了申请,用相同职位(市场分析师或者市场营销专员),认为专注于公司有以往的聘用历史会满足H-1B专业职位的要求。移民局随后发出了补充材料通知(RFE),指出雇主没有文件证明广告专员是H-1B专业职位(specialty occupation)。回复的时候,我们提醒移民局,雇主只需要满足专业职位四个标准中的其中一个来就可以证明是H-1B的专业职位。除了提交雇主已有的聘用历史外,我们还提出仅用劳工部职业展望手册(Occupational Outlook Handbook)来确定是否为专业职位是错误的。我们还说明了雇主的业务和工作职责中专业的复杂性,仔细说明这些工作职责是需要从营销,工商管理或相关学士学位或更高学位获得的知识来完成的,这也得到了专家意见的进一步支持。 H-1B申请最终获得了批准。

H-1B案件越来越难拿到批准。移民局拒绝了许多H-1B申请即使是科技相关的职位。

不要因为你拥有科学/科技相关学位或者你在一家大型科技公司工作而不重视你的H-1B申请。

庇护申请从洛杉矶转来,一个月后获得批准

林女士雇用我们从洛杉矶庇护办公室转她的庇护申请到旧金山。 申请转过来后,我们重新准备了她的宣言并提交给了旧金山庇护办公室。 很快我们就要求面试。

不久之后,林女士收到了面试通知。

我们跟林女士做好准备,所以可以马上接受面试。

面试两周后,林女士获得最终批准。

如果她的案子留在洛杉矶,这个结果是不可能发生的。林女士如果继续用她聘请的移民顾问准备最初的庇护申请,我们估计不太可能获得批准。 大多数洛杉矶移民顾问准备/提交的庇护申请都有许多的捏造和错误。

国内某大学教授特殊人才申请获批

近日我们一个特殊人才申请获得批准。客户是国内某大学的教授,他的专业领域是工业生产管理。过去几年一直在学校任教,还为几家大型公司做科研。客户有出过论文,主要集中出版在中国国内的杂志。我们律师将客户的论文整理,归纳数据,还把客户在学校学会和公司的任职区分哪些是申请特殊人才有帮助的。除此以外,律师细心地跟客户梳理过去所做的事情,把符合标准的奖项,媒体报道,和审稿的工作用在申请中。起初客户并未留意某些媒体的报道和杂志的工作对申请有帮助,并没有提供给律师。通过律师的提点,和相关背景信息的查找,整个申请的资料丰富了许多。8个月后的今天,移民局没有要求补充材料,直接批准了案件。

如果你犹豫自己是否符合申请特殊人才,请发简历至我们邮箱咨询。我们的律师有多年经验申请特殊人才。

I-751迟交了8年,终获得批准

葛女士于2006年根据跟美国公民婚姻获得了她的有条件绿卡。两年后,她应该提交她的I-751申请,解除有条件绿卡申请。但移民局错误地向她发了10年有效的绿卡。葛女士便认为她不需要提交I-751申请。

而事实上她是需要的。

移民局后来发现了这个错误并拒绝了她的I-90十年绿卡延期申请。移民局甚至在她去打指纹的时候拿走了她的绿卡。

当她第一次来咨询我们时,她没有绿卡,甚至没有绿卡复印件; 她的有条件绿卡应该9年多前就过期了。葛女士也在很久以前和她的美国丈夫离婚了。

非常困难的案件? 是的。

去年夏天我们帮她递交I-751申请,没有任何补充材料通知或面试的情况下,近日获得批准。

起诉移民局仍然是解决案件拖延的最佳方式

移民局对许多案件的不合理延误最近有所增加。许多案件包括政治庇护,工卡申请,面试前后的N-400公民入籍,以及I-485调整身份申请。

我们已经在联邦法院起诉移民局600多次,要求移民局或在某些情况下,联邦调查局,做他们要做的审批工作。

我们近期案件涉及一名获得庇护的申请人,她于2013年2月由另一位律师提交了I-485绿卡申请。多年来,她的律师只告诉她等。我们后来发现,延迟的原因之一是她以前的律师助理为客户伪造了一份出生证明。美国领事馆发现假文件并将其批准的I-730退回移民局撤销。事实上移民局也撤销了她的I-730,她的孩子无法移民来到美国。

这位客户大约2年前咨询了我们律师,但她当时决定继续等待,希望奇迹发生。

经过两年的等待,她终于决定雇用我们起诉移民局。

在大约35天内,移民局要求她再次面试,之后还要求进行DNA测试以确定客户与其子女的亲属关系。

不到一个月,DNA测试完成并有了报告。

我们希望很快就会得到移民局的决定。这都归功于在联邦法院的起诉行动。

在另一个EB5投资移民申请中,起诉移民局之后,我们收到了要求补充材料通知。我们补充了材料并解决问题。没有起诉,谁知道我们要等待多久。

去年,我们在法庭上起诉美国领事馆几次,要求美国驻中国领事馆签发签证。所有的申请人都在大约2-3个月内拿到了签证。

你有拖了很久没结果的案件想要尽快解决吗?请联系我们进行咨询(网站www.lawbw.com;或发送电子邮件至justin@lawbw.com)。

严厉的法官批准了我们客户的庇护申请

这名移民法官被认为是最严厉的法官之一。

我们的客户于2013年进入美国,同年在洛杉矶提出庇护申请。 后来她搬到了旧金山湾区。

由于面试时被认为有矛盾和不一致的地方,因此庇护办公室把她的案件转到移民法庭。大庭时间定在2022年。

客户有两项理由申请政治庇护,如果法官认为其中一项理由可信,庇护申请就应该得到批准。

我们在开庭前仔细制定了策略。 在法庭上,不到40分钟我们完成了对证人的直接询问和交叉质询。我们非常重要的证人也作了证。 即使我们的客户无法回答很多宗教问题,法官也认为我们的客户可信。

在不到50分钟的时间内,法官批准了我们的案件而没有进入审理第二项申请理由。

这再一次说明,做好充分准备是任何案件的关键。

我们在开庭前与客户做了三次详细准备。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我们根据客户的家庭情况向法庭提出了提早开庭得到了同意,开庭比原定的时间提前了两年。

移民法官批准庇护申请

最近我们有一件不寻常的庇护案件被移民法官批准了。

客户来自亚洲国家,他从墨西哥偷渡入境美国。他被移民局拘留在面谈时告诉移民局官员:警察因为他无照饲养动物要罚他款。这个理由看起来是很难获得庇护批准的。

客户交保给移民局后被释放并且在移民法庭上申请庇护。

客户还在美国犯下与毒品有关的犯罪行为。

除此之外,客户受教育程度有限,多次在法庭上自相矛盾。

鲍夫曼律师克服了这一切的困难在移民法庭上赢得了这一案件。

关键在于准备,准备和准备!

我们知道很多案例,律师在听证会之前没有花足够的时间研究相关法律和申请人国内的状况,并且收集有利的证据。最重要的还是花时间了解客户和案情。没有这样充分的准备就很难在目前反移民气氛浓厚的情况下赢得案件。

我们欢迎您与我们咨询。

*所有咨询均需支付200美元的最低咨询费。

最新庇护批准个案

客户承认撒谎之后移民法官批准了她的庇护申请

客户之前没有聘请律师,自己提交了庇护申请。该申请被转到移民法庭,客户才请了我们当她的律师。

客户在她的签证申请中撒了谎并在庇护面谈中继续撒谎。

我们查看了她的案件并确定了法庭上的最佳方法。

客户遵循我们的建议并获得了庇护批准,没有太多麻烦。

我们最近批准了许多庇护案件

在过去两周内,我们批准了5个庇护案件。

值得讨论的是一个法庭案件。客户于2016年从墨西哥无签证进入美国,她被ICE海关执法局拘留。在被询问的时候,客户告诉海关害怕回去原来的国家,害怕的原因都不是真的。客户被释放后,就请了我们当她的代表律师。我们对案件进行了评估,发现该客户曾经经历过计划生育的迫害,符合申请庇护的要求。她在海关执法局的询问所编的故事是不必要的。

然而事实仍然是她向移民官说谎了。客户随后在法庭上承认她向移民官员撒谎,法官最终相信了客户的解释为什么撒谎,并批准了她有资格获得庇护。

移民法院的庇护案件需要律师有丰富的经验,对移民庇护法的有深入了解,以及客户原籍国的情况。

许多人雇佣没有经验和足够知识的律师只是因为他们可能会便宜一些,这样做可能是错的。

如果您需要咨询,请致电(510)623-9668联系我们的办公室。

Level 1 工资的H1B 终获批准了

客户是一家小型销售公司,因为要开发新产品,请了一名工程师。 该工程师刚刚从学校毕业,没有工作经验,客户聘请他做入门级的工程师。但由于2017年的初级工资问题(Level 1 wage issue), 客户和工程师都非常担心初级的工资的H-1B申请不能通过,所以咨询我们有没有好的建议避开这个问题。我们律师商量后,根据实际的情况,还是建议客户维持初级工资的申请,最终移民局批准了他们的H1B。

职位是否能申请H-1B,不仅仅是工资高低,更多的是结合雇主的情况,能合理地解释职位的要求和工资等级。拿更高工资的职位也不一定一定能申请得到。 像客户的情况,一个刚毕业没有经验的学生,雇主必须有合理的解释为什么他的职位高于入门的和拿高于初级的工资。这听起来不容易,尤其不是按事实所做的申请。所以我们律师建议不要为了规避某些热门的问题而盲目选择不同的职位和不同的工资级别。  

上周多个案件获得批准

上周有三个庇护申请获得通过,他们都是两周前去面谈的。第一个申请是一位女士在美国从事自己国家被视为非法的活动; 第二个申请是基于客人的政治观点而在他的原籍国遭受迫害了。 第三个申请涉及一对因十多年前计划生育政策而遭受迫害的夫妇。

除此以外,我们还获得一个I-601豁免申请批准,在豁免批准后不久, 她的I-485绿卡申请的批准。客户以F-1学生身份进入,但从未上过学。 移民局认定她有欺诈行为所以必须申请豁免,不能在美国调整身份申请绿卡。移民局要求提交I-601豁免,客户找到了我们。递交I-601豁免以后,客户生了个小孩,这对她的I-601申请有很大帮助。

最后,我们的特殊人才的厨师客户及其家人在中国广州获得移民签证后来到美国了。 这位客户来自中国东北,他计划在湾区开一家餐馆。 我们期待着他在美国的新旅程。

移民法庭最近成功的案例

1. 八年移民法庭诉讼,客户最终重获庇护身份

客户于2006年获得庇护。不久后,他的律师被取消了律师资格。

2010年,移民局将客户转去移民法庭递解,指控他的庇护是通过欺诈获得的。

几次延迟上法庭的时间后,我们最近开庭了,移民法官拒绝政府要求撤销客户的庇护,最终客户的庇护身份得以保留。

2.承认假结婚后,客户在移民法庭拿回绿卡

2002年客户获得绿卡,他后来申请入籍,但N-400的公民申请因假结婚被拒了。移民局把他转到移民法庭递解,他被安排在2021年9月上法庭。

我们申请提前他上法庭的时间,结果提早了近3年。我们说服了法官返还他的绿卡。

值得注意的是,客户原先聘请了一位来自俄亥俄州的律师,律师告诉他向法庭撒谎。如果这位客户遵循那位律师的建议,他肯定会被递解,遣返回中国。

庇护面谈不通过,有什么出路呢

1.八年等待,客户在中国获得了移民签证

黄女士于2010年来到美国,抵达后不久申请庇护。不幸的是,庇护办公室拒绝了她的庇护。她的庇护申请在移民法庭被移民法官驳回,接着移民上诉委员会驳回了她的申请。最后,她的复审请求也被第九巡回上诉驳回。之后黄女士收到移民局的一封信,要求她向ICE移民和海关执法局报到,返回中国。

这个时候黄女士聘请了我们。

经过两年长期的签证和豁免申请,黄女士上周在中国广州获得了移民签证。

2.庇护申请人在一小时内获得移民法官的批准庇护

葛先生在庇护面谈后被转交移民法院审理。他上庭前不久聘请了我们。

庇护办公室指出,葛先生不可信,即使他可信,他在中国的经历并不构成美国庇护法规定的迫害。

葛先生在雇用我们时很绝望。

通过适当的准备和仔细的研究,我们找到了一种方法来说服移民法官为何应该给予葛先生的庇护批准。

在上庭一小时内,申请获得批准,政府也不上诉了。

庇护非常复杂。没有很多律师可以在法庭上做得很好。

你会想冒险吗?

用户体验设计师获得O1签证批准

O-1签证是给在科学、艺术(包括电视业和电影业)、教育、商务或体育领域的具有特殊技能的杰出人才的非移民类签证。O-1须有雇主提供担保而申请。

过去我们曾为各种体育项目,艺术类杰出人才申请O-1签证,批准率很高。最近在科技领域,一名用户体验设计师获得O1签证批准,雇主是初创科技公司,首次担保申请O1签证。这个案件难点在于文件不充足。申请的员工虽有奖项和专利,但都写前雇主的名字,专利没有文件支持且全部已过期。除此以外,不同协会的入会标准,当比赛裁判的资质模糊或难以收集。我们律师花了不少时间整理有用的文件,加以着重,才能在一个星期内获得移民局的批准。

O-1签证暂没有配额限制,某些高科技人才忽略了自己的成绩、成果、和作品,限制了自己留在美国工作的可能。欢迎咨询我们是否符合资格申请。

庇护申请人仍可就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提出庇护申请

虽然中国放宽了计划生育政策,但根据该政策过去受到迫害的客户仍可获得庇护批准。

在最近的一个案例中,我们的客户在中国生下第三个孩子后被结扎了。

她于2016年以B-2签证来到美国并申请庇护。

客户的申请获得了批准。

成功申请庇护的关键是仔细地确定美国庇护法中法定的受庇护理由;如实向庇护办公室提供客户的经历;以及充份地准备客户面试。

不幸的是,许多庇护申请人的案件被拒绝或转交给移民法庭,原因是他们的庇护申请没有根据上述三项重要的原则准备。

学生身份过期3年后再申请庇护获得批准

H先生于2014年以F-1签证来到美国。 他来美国不久后就不上学了。

他聘请我们在2017年底帮他申请庇护。

他的案件主要问题是申请提交有一年的限制(必须到美国一年之内提交庇护或者维持合法身份期间提交)。

如果没有出色的代表律师,这类案件可以很容易地转交到移民法庭。

自特朗普总统上任以后,庇护审批变得越来越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