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最近批准了许多庇护案件

在过去两周内,我们批准了5个庇护案件。

值得讨论的是一个法庭案件。客户于2016年从墨西哥无签证进入美国,她被ICE海关执法局拘留。在被询问的时候,客户告诉海关害怕回去原来的国家,害怕的原因都不是真的。客户被释放后,就请了我们当她的代表律师。我们对案件进行了评估,发现该客户曾经经历过计划生育的迫害,符合申请庇护的要求。她在海关执法局的询问所编的故事是不必要的。

然而事实仍然是她向移民官说谎了。客户随后在法庭上承认她向移民官员撒谎,法官最终相信了客户的解释为什么撒谎,并批准了她有资格获得庇护。

移民法院的庇护案件需要律师有丰富的经验,对移民庇护法的有深入了解,以及客户原籍国的情况。

许多人雇佣没有经验和足够知识的律师只是因为他们可能会便宜一些,这样做可能是错的。

如果您需要咨询,请致电(510)623-9668联系我们的办公室。

Level 1 工资的H1B 终获批准了

客户是一家小型销售公司,因为要开发新产品,请了一名工程师。 该工程师刚刚从学校毕业,没有工作经验,客户聘请他做入门级的工程师。但由于2017年的初级工资问题(Level 1 wage issue), 客户和工程师都非常担心初级的工资的H-1B申请不能通过,所以咨询我们有没有好的建议避开这个问题。我们律师商量后,根据实际的情况,还是建议客户维持初级工资的申请,最终移民局批准了他们的H1B。

职位是否能申请H-1B,不仅仅是工资高低,更多的是结合雇主的情况,能合理地解释职位的要求和工资等级。拿更高工资的职位也不一定一定能申请得到。 像客户的情况,一个刚毕业没有经验的学生,雇主必须有合理的解释为什么他的职位高于入门的和拿高于初级的工资。这听起来不容易,尤其不是按事实所做的申请。所以我们律师建议不要为了规避某些热门的问题而盲目选择不同的职位和不同的工资级别。  

上周多个案件获得批准

上周有三个庇护申请获得通过,他们都是两周前去面谈的。第一个申请是一位女士在美国从事自己国家被视为非法的活动; 第二个申请是基于客人的政治观点而在他的原籍国遭受迫害了。 第三个申请涉及一对因十多年前计划生育政策而遭受迫害的夫妇。

除此以外,我们还获得一个I-601豁免申请批准,在豁免批准后不久, 她的I-485绿卡申请的批准。客户以F-1学生身份进入,但从未上过学。 移民局认定她有欺诈行为所以必须申请豁免,不能在美国调整身份申请绿卡。移民局要求提交I-601豁免,客户找到了我们。递交I-601豁免以后,客户生了个小孩,这对她的I-601申请有很大帮助。

最后,我们的特殊人才的厨师客户及其家人在中国广州获得移民签证后来到美国了。 这位客户来自中国东北,他计划在湾区开一家餐馆。 我们期待着他在美国的新旅程。

移民法庭最近成功的案例

1. 八年移民法庭诉讼,客户最终重获庇护身份

客户于2006年获得庇护。不久后,他的律师被取消了律师资格。

2010年,移民局将客户转去移民法庭递解,指控他的庇护是通过欺诈获得的。

几次延迟上法庭的时间后,我们最近开庭了,移民法官拒绝政府要求撤销客户的庇护,最终客户的庇护身份得以保留。

2.承认假结婚后,客户在移民法庭拿回绿卡

2002年客户获得绿卡,他后来申请入籍,但N-400的公民申请因假结婚被拒了。移民局把他转到移民法庭递解,他被安排在2021年9月上法庭。

我们申请提前他上法庭的时间,结果提早了近3年。我们说服了法官返还他的绿卡。

值得注意的是,客户原先聘请了一位来自俄亥俄州的律师,律师告诉他向法庭撒谎。如果这位客户遵循那位律师的建议,他肯定会被递解,遣返回中国。

庇护面谈不通过,有什么出路呢

1.八年等待,客户在中国获得了移民签证

黄女士于2010年来到美国,抵达后不久申请庇护。不幸的是,庇护办公室拒绝了她的庇护。她的庇护申请在移民法庭被移民法官驳回,接着移民上诉委员会驳回了她的申请。最后,她的复审请求也被第九巡回上诉驳回。之后黄女士收到移民局的一封信,要求她向ICE移民和海关执法局报到,返回中国。

这个时候黄女士聘请了我们。

经过两年长期的签证和豁免申请,黄女士上周在中国广州获得了移民签证。

2.庇护申请人在一小时内获得移民法官的批准庇护

葛先生在庇护面谈后被转交移民法院审理。他上庭前不久聘请了我们。

庇护办公室指出,葛先生不可信,即使他可信,他在中国的经历并不构成美国庇护法规定的迫害。

葛先生在雇用我们时很绝望。

通过适当的准备和仔细的研究,我们找到了一种方法来说服移民法官为何应该给予葛先生的庇护批准。

在上庭一小时内,申请获得批准,政府也不上诉了。

庇护非常复杂。没有很多律师可以在法庭上做得很好。

你会想冒险吗?

用户体验设计师获得O1签证批准

O-1签证是给在科学、艺术(包括电视业和电影业)、教育、商务或体育领域的具有特殊技能的杰出人才的非移民类签证。O-1须有雇主提供担保而申请。

过去我们曾为各种体育项目,艺术类杰出人才申请O-1签证,批准率很高。最近在科技领域,一名用户体验设计师获得O1签证批准,雇主是初创科技公司,首次担保申请O1签证。这个案件难点在于文件不充足。申请的员工虽有奖项和专利,但都写前雇主的名字,专利没有文件支持且全部已过期。除此以外,不同协会的入会标准,当比赛裁判的资质模糊或难以收集。我们律师花了不少时间整理有用的文件,加以着重,才能在一个星期内获得移民局的批准。

O-1签证暂没有配额限制,某些高科技人才忽略了自己的成绩、成果、和作品,限制了自己留在美国工作的可能。欢迎咨询我们是否符合资格申请。

庇护申请人仍可就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提出庇护申请

虽然中国放宽了计划生育政策,但根据该政策过去受到迫害的客户仍可获得庇护批准。

在最近的一个案例中,我们的客户在中国生下第三个孩子后被结扎了。

她于2016年以B-2签证来到美国并申请庇护。

客户的申请获得了批准。

成功申请庇护的关键是仔细地确定美国庇护法中法定的受庇护理由;如实向庇护办公室提供客户的经历;以及充份地准备客户面试。

不幸的是,许多庇护申请人的案件被拒绝或转交给移民法庭,原因是他们的庇护申请没有根据上述三项重要的原则准备。

学生身份过期3年后再申请庇护获得批准

H先生于2014年以F-1签证来到美国。 他来美国不久后就不上学了。

他聘请我们在2017年底帮他申请庇护。

他的案件主要问题是申请提交有一年的限制(必须到美国一年之内提交庇护或者维持合法身份期间提交)。

如果没有出色的代表律师,这类案件可以很容易地转交到移民法庭。

自特朗普总统上任以后,庇护审批变得越来越难。

十六年的庇护案,法官30分钟就批准了

林女士于2002年来到美国并在洛杉矶提出庇护。

她的庇护申请被转交给移民法庭。根据移民顾问的建议,她嫁给了一位美国公民,因此她没有去上庭。法官缺席判决她被递解出境。她的结婚移民案件也没好到哪里去,后来被移民局拒绝了。

林女士的案件最终到了第九巡回法院,并在2010年退回到移交法院再次审理。

林女士于2012年搬到旧金山并聘请了我们。

经过法庭的多次延期,林女士上周终于去法庭上了。

移民法官说,这个案件有很充分准备的文件,我们只需要关注几个关键问题。经过10分钟的直接问话,林女士有足够的理由表明,担心如果将来回到祖国会受到迫害。

移民局同意不上诉。

虽然这个案件已经等待了很长时间,但最终结果非常成功,现在林女士可以申请女儿移民美国了。

离婚后个人申请(waiver of joint filing)I-751无面谈通过

我们的客户昨天收到了婚姻解除条件申请(I-751)的批准,虽然等待了一年多的时间,但移民局并未要求面谈或补充材料,直接批准了申请。

客户结婚两年就打算离婚,来咨询我们时,她计划暂不离婚,等I-751批准后才离。她忧虑离婚导致绿卡会被取消,同时影响到小孩学业,心情,还有身份。也有可能递交I-751后,婚姻如果变得更糟,她的先生选择不去移民局的面试,那么I-751肯定会被拒绝。

我们的律师建议按真实情况提出个人申请(waiver of joint filing)的I-751。客户的担忧是正常的,因为证明他俩婚姻是真实的文件不多,两年的婚姻有三分之一的时间是夫妇俩分开两地生活的(等待移民签证),夫妇俩共同名字的文件零星几份,生活照片也极其缺失。这样的申请很难说服移民局。律师评估案件后,设计了周全的申请计划。离婚的最终判决收到时客户的有条件绿卡只剩3个月有效期,我们立刻递交她的申请。在有条件绿卡过期前已收到I-751的收据,绿卡自动延期12个月,因此她答应小孩的暑假出游不受影响了。一年后的今年暑假,客户对这个申请的担忧都可以解除了。

许多人以为申请I-751必须婚姻存续状态下才能申请,但其实只要证明婚姻是真实的,无论长短,也可以申请I-751解除条件。当然,时间越短,收集足够的文件和信息支持越不容易。有专业移民律师的建议和帮忙更是成功批准的关键。

摩门教徒获庇护批准

非常高兴今天一位摩门教的客户获得了庇护批准。 这是一个棘手的案例,因为有很多新闻和媒体报道称摩门教在中国的状况正常。

我们做了仔细研究,向庇护办公室提供了证据,证明客户如不放弃宗教信仰返回中国可能面临迫害。

近来庇护申请批准变得很困难。

如果您让移民顾问作您的案子,替您胡编;或者请没有经验的律师代表你,你的案件被拒绝的可能性会大大地增加。

 

假结婚被发现,绿卡还能保住吗?

在美国,至少在有些地区,即使移民局说而且你自己也承认婚姻是假的,也有办法保住你的绿卡。当然,法律有特定的要求和条件。谨慎和有策略地规划是这类案件成功的关键。

我们最近又赢得了这样的案子。

客户通过婚姻移民,于2000年初来美国拿到了有条件的绿卡。两年后,她和配偶一起申请了解除条件,移民局拒绝了。她后来再与美国公民结婚并申请I-130移民,移民局发现她第一次婚姻是假的,她的I-130申请随即被撤销。 帮她做I-130申请的律师知道她第一次的婚姻有欺诈,但在面谈的时候,并未阻止她继续向移民局说谎。

客户随后被转到了移民法庭,递解程序开始后雇了我们做她的代表律师。

经过多次延期和更换法官后,我们终于在法庭上获胜。

客户可以立即申请入籍成为美国公民。

这类案件的教训是相同的,我们总是告诉客户或读者:律师与律师之间的差别很大;永远不要相信移民顾问的话,那样会严重影响你的移民申请;一旦找到好的律师,你的案例就成功了一半。

神速!4月1号提交的H-1B已获得批准

我们的客户是南湾一家规模不大的产品营销公司,它的一名员工去年提交了H-1B,经过了抽签,补材料,年底不幸地被拒了。他的学历本科是市场营销,硕士是MBA。他以前的律师用了一个市场分析的职位申请,补材料后还是不足以让移民局相信职位最低要求必须是本科(市场营销),即使这位员工有这样的学历,移民局最后还是拒绝了申请。

今年他还希望再申请一次,找到了我们。

根据律师的评估,难度非常地大。过去的经历告诉我们,移民局普遍地认为市场营销的工作并不具备申请H1B的条件。再加上去年的惨痛经历,我们不得不做出调整,客户也同意调整员工的工作内容。除了基本的申请文件,我们注重说明职位符合H1B申请的条件,包括公司架构,工作职能,附上具体的工作文件,和其他相类似公司该职位的工作要求。

案件4月中旬收到了收据,一个月后的今天收到了批准。短短一个多月,H-1B就到手了。

这案件体现了专业的法律知识和经验是任何移民/非移民申请成功的关键。

跨国公司高管移民EB1C获批

我们的客户是南加州一家电子设备销售公司,员工只有十来名。申请EB1C移民的是销售总监,他已经在该公司工作5年多,公司决定继续聘请他。申请准备时,由于公司架构过去几年改变了不少,我们花了不少时间理清并确定公司符合资格申请EB1C。另外,销售总监的下属只剩下3名员工,文件解释销售总监职位还属于高级管理层非常重要,我们说明了职位的重要性以及对公司贡献大。案件去年7月递交,移民局没有要求补充材料就批准了申请。

多个H-1B同时申请可能会被拒绝

根据法规和最近的行政上诉办公室(司法部门已认证)的判定, “有关联的公司” 在同一年度,以同样的工作为同一人提交多份H-1b申请,以提高抽签的成功率,移民局会拒绝或撤销申请。

关键是要了解什么是“有关联的公司”和“合理的商业需求”。

在该判例,“有关联的公司”不仅仅是公司所有权或者控制权有关联,如果两家公司在同一年度为同一人提交本质上相同的H-1B申请。如果没有合理的商业需求,为同一人提交多个需要抽签的申请,移民局将拒绝或撤销“有关联的公司”为该人提交的所有H-1B申请。如果已经批准的,也会撤销。

在确定申请公司“合理的商业需求”时,移民局会审查申请公司提供的就业机会。每个就业机会都必须是真实的,提供给员工,并且具有明显的独特性。有关联的公司不能为同一员工提供本质上相同的工作。

因此,如果您有多个雇主替你申请H-1B,请确保他们不是“有关联的公司”,并且雇主有法律允许的合理的商业需求。

最近获得庇护办公室批准的庇护申请案例

该位客户在原籍国长期因为民族因素受到歧视。 他与太太和孩子于2011年去了另外一个国家,2015年底他只身来到美国,太太和孩子还在另外的国家。

他的庇护申请于2016年1月递交,案子一直在庇护办公室排队,等待面谈。但因其太太和孩子的护照在年底将过期,将面临被所在国驱赶、而回原籍国又会遇到危险的情况,客户要求尽快面谈,如案件获得批准,则可申请太太和小孩,以便在护照有效期之内到达美国。

鉴于此情况,我们向庇护办公室要求提前安排他的庇护面谈。我们很快就收到了办公室主任的回音,立即安排他在3周内面谈。

申请人3月初面谈,两周后取决定时,拿到了批准。

16年移民路,法官最终批准绿卡

我们的客户杨女士于2002年以B-2签证来到美国。她在中国找中介准备的她签证申请,申请中有很多假信息。

她抵达美国后不久聘请了洛杉矶的一个移民顾问帮她递交庇护申请。庇护面谈后案子被移送移民法庭。开庭之前,杨女士与一位美国公民结婚并递交了I-130和I-485亲属移民申请。她的先生当时并没有在面试的时候出现,移民局随后拒绝了她的申请。

2005年,她的庇护申请开庭,移民法官拒绝她的庇护申请,原因是缺乏可信性。

杨女士随后向移民上诉委员会上诉,由于上诉委员会指出移民法官没有充分的理由证明缺乏可信性而拒绝该案,上诉委员会将案件判回移民法院重新审理。

杨女士搬到了湾区,与她现在的美国公民先生结婚,接着聘请了我们。

这案件在移民法庭很长时间了,连初审案件的法官都已经退休了。

经过与移民法庭和移民局多次调整后,2016年案件再次开庭,当时移民局提出了签证欺诈问题,并要求杨女士递交豁免申请。

豁免申请随后递交了,我们刚刚完成最后的开庭。虽然豁免申请理由不怎么充分,但移民法官还是批准了豁免,杨女士现在是美国的永久居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