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结婚被发现,绿卡还能保住吗?

在美国,至少在有些地区,即使移民局说而且你自己也承认婚姻是假的,也有办法保住你的绿卡。当然,法律有特定的要求和条件。谨慎和有策略地规划是这类案件成功的关键。

我们最近又赢得了这样的案子。

客户通过婚姻移民,于2000年初来美国拿到了有条件的绿卡。两年后,她和配偶一起申请了解除条件,移民局拒绝了。她后来再与美国公民结婚并申请I-130移民,移民局发现她第一次婚姻是假的,她的I-130申请随即被撤销。 帮她做I-130申请的律师知道她第一次的婚姻有欺诈,但在面谈的时候,并未阻止她继续向移民局说谎。

客户随后被转到了移民法庭,递解程序开始后雇了我们做她的代表律师。

经过多次延期和更换法官后,我们终于在法庭上获胜。

客户可以立即申请入籍成为美国公民。

这类案件的教训是相同的,我们总是告诉客户或读者:律师与律师之间的差别很大;永远不要相信移民顾问的话,那样会严重影响你的移民申请;一旦找到好的律师,你的案例就成功了一半。

神速!4月1号提交的H-1B已获得批准

我们的客户是南湾一家规模不大的产品营销公司,它的一名员工去年提交了H-1B,经过了抽签,补材料,年底不幸地被拒了。他的学历本科是市场营销,硕士是MBA。他以前的律师用了一个市场分析的职位申请,补材料后还是不足以让移民局相信职位最低要求必须是本科(市场营销),即使这位员工有这样的学历,移民局最后还是拒绝了申请。

今年他还希望再申请一次,找到了我们。

根据律师的评估,难度非常地大。过去的经历告诉我们,移民局普遍地认为市场营销的工作并不具备申请H1B的条件。再加上去年的惨痛经历,我们不得不做出调整,客户也同意调整员工的工作内容。除了基本的申请文件,我们注重说明职位符合H1B申请的条件,包括公司架构,工作职能,附上具体的工作文件,和其他相类似公司该职位的工作要求。

案件4月中旬收到了收据,一个月后的今天收到了批准。短短一个多月,H-1B就到手了。

这案件体现了专业的法律知识和经验是任何移民/非移民申请成功的关键。

跨国公司高管移民EB1C获批

我们的客户是南加州一家电子设备销售公司,员工只有十来名。申请EB1C移民的是销售总监,他已经在该公司工作5年多,公司决定继续聘请他。申请准备时,由于公司架构过去几年改变了不少,我们花了不少时间理清并确定公司符合资格申请EB1C。另外,销售总监的下属只剩下3名员工,文件解释销售总监职位还属于高级管理层非常重要,我们说明了职位的重要性以及对公司贡献大。案件去年7月递交,移民局没有要求补充材料就批准了申请。

多个H-1B同时申请可能会被拒绝

根据法规和最近的行政上诉办公室(司法部门已认证)的判定, “有关联的公司” 在同一年度,以同样的工作为同一人提交多份H-1b申请,以提高抽签的成功率,移民局会拒绝或撤销申请。

关键是要了解什么是“有关联的公司”和“合理的商业需求”。

在该判例,“有关联的公司”不仅仅是公司所有权或者控制权有关联,如果两家公司在同一年度为同一人提交本质上相同的H-1B申请。如果没有合理的商业需求,为同一人提交多个需要抽签的申请,移民局将拒绝或撤销“有关联的公司”为该人提交的所有H-1B申请。如果已经批准的,也会撤销。

在确定申请公司“合理的商业需求”时,移民局会审查申请公司提供的就业机会。每个就业机会都必须是真实的,提供给员工,并且具有明显的独特性。有关联的公司不能为同一员工提供本质上相同的工作。

因此,如果您有多个雇主替你申请H-1B,请确保他们不是“有关联的公司”,并且雇主有法律允许的合理的商业需求。

最近获得庇护办公室批准的庇护申请案例

该位客户在原籍国长期因为民族因素受到歧视。 他与太太和孩子于2011年去了另外一个国家,2015年底他只身来到美国,太太和孩子还在另外的国家。

他的庇护申请于2016年1月递交,案子一直在庇护办公室排队,等待面谈。但因其太太和孩子的护照在年底将过期,将面临被所在国驱赶、而回原籍国又会遇到危险的情况,客户要求尽快面谈,如案件获得批准,则可申请太太和小孩,以便在护照有效期之内到达美国。

鉴于此情况,我们向庇护办公室要求提前安排他的庇护面谈。我们很快就收到了办公室主任的回音,立即安排他在3周内面谈。

申请人3月初面谈,两周后取决定时,拿到了批准。

16年移民路,法官最终批准绿卡

我们的客户杨女士于2002年以B-2签证来到美国。她在中国找中介准备的她签证申请,申请中有很多假信息。

她抵达美国后不久聘请了洛杉矶的一个移民顾问帮她递交庇护申请。庇护面谈后案子被移送移民法庭。开庭之前,杨女士与一位美国公民结婚并递交了I-130和I-485亲属移民申请。她的先生当时并没有在面试的时候出现,移民局随后拒绝了她的申请。

2005年,她的庇护申请开庭,移民法官拒绝她的庇护申请,原因是缺乏可信性。

杨女士随后向移民上诉委员会上诉,由于上诉委员会指出移民法官没有充分的理由证明缺乏可信性而拒绝该案,上诉委员会将案件判回移民法院重新审理。

杨女士搬到了湾区,与她现在的美国公民先生结婚,接着聘请了我们。

这案件在移民法庭很长时间了,连初审案件的法官都已经退休了。

经过与移民法庭和移民局多次调整后,2016年案件再次开庭,当时移民局提出了签证欺诈问题,并要求杨女士递交豁免申请。

豁免申请随后递交了,我们刚刚完成最后的开庭。虽然豁免申请理由不怎么充分,但移民法官还是批准了豁免,杨女士现在是美国的永久居民。

我们刚赢了两个重要的案件

1.      我们的客户提供了假的大学文凭,在10多年前获得了他的职业绿卡。移民局后来发现了,并将客户移交法庭诉讼,客户在大约2年前雇用了我们。

在雇用我们之前,客户已经找过5或6个律师/律师事务所来决定最佳的应对方案。所有的律师都毫无例外地要求他继续说慌。最后,他被我们的另一位客户介绍来了。

我们建议他不要在大学文凭上撒谎,并承认他的欺诈行为。最终,我们的客户拿回了绿卡。

2.      客户在2015年向其亲戚成立的新公司投资50万美元。他的亲戚聘请律师提交I-526申请。后来他收到了移民局的补件通知。 补件要求提供有关申请的全部文件和信息,如失业率高的地区证明,商业计划书,雇用10名合格的美国工人,资金来源和路径等。客户与至少3名律师和他们都不愿意接受这个案子。最后,他遇到的一位律师将他介绍给我们。那时候,只有大约30天的时间来回复补件。

我们甚至还没有I-526的完整申请文件,这个案件是一项非常困难和复杂的任务。我们很快确定了要提交的文件,与在中国的客户一起准备,把这案件像新案件来做。

我们在截止日期前两天提交了补充的文件,大约一个月前,客户的I-526获得批准。

截至今日,我们对所有EB5案件的批准率均为100%。

硕士生获得O-1签证

O-1签证适用于在科学,艺术,教育,商业或体育领域具有杰出才能的外国人。它必须由美国雇主递交申请,有效期3年并且可延期。O-1签证没有配额限制。

我们的客户是最近从加州某一艺术学院音乐专业毕业, 她发表了一些作品,并为几部纪录片配乐。

她在一家音乐学校找到了工作,做音乐顾问。

坦率地说,客户并没有特别有说服力的证据, 她花了超过10个月收集材料。我们在她工卡过期前一天递交了申请。

我们对每个案件都进行诚实的评估。 如果客户想继续申请,得自己决定,风险有时候是有的。 幸运的是,我们的客户,结果通常都是好的。

签证申请处于“行政审查”状态很久,应该怎么办?

 “行政审查”是指额外的审查,调查和评估签证申请人是否有资格获得签证。这可能发生在F,H,L,O或任何其他类型的签证。即使移民已经批准了雇主的申请批件(petition),大使馆/领事馆仍然可以“行政审查”你的签证申请很久。

这个过程,根据美国大使馆/领事馆/国务院的网站,通常需时1-2个月。实际上,许多签证申请人经历了更加长的等待和延迟。

最近我们的一个客户在上海经历了6个月的拖延,没有任何决定。

幸运的是,在美国,解决这个问题有一个合法的程序,即向联邦地区法院,因无理拖延其行政审查,对移民局,国务院和使领馆提起诉讼。

我们在一月份提起诉讼,上周领事馆再次面试了我们的客户,并立刻签发了L-1签证。

这类诉讼要求美国政府办事不拖延是很有效的。

如果您在移民局或美国领事馆/大使馆面前有等待过长的申请,请与我们联系,也许我们能给你帮助。

2018年首个特殊人才EB1A批准!

我们的客户是中国东北的厨师。 他出版了几本烹饪书籍,是电视和广播食品烹饪节目的常任嘉宾。 他还在中国有几家高档餐厅。

移民局一开始并没有感觉被我们客户非常符合资格。它要求我们补充材料,证明如何符合EB1A特殊人才的标准。

回复这类型的补充材料通知是非常繁琐的。 后来我们了解到移民局可能已经进行了海外调查,以核实提交的某些证据和文件。

最终移民局在上周批准了这个案件。

EB1A特殊人才申请现在很难拿到批准。 有适当和充分的准备和策略,还是可以申请得到的。

我们知道中国境内的许多移民咨询公司 “帮助”客户编写故事,奖励和其他文件,以提高申请的批准率。

我们不建议客户做任何这样的事情,我们也不会帮助客户做文件欺诈或虚假陈述。 

过去多年来,我们对所有EB1A特殊人才的案件保持100%的批准率(过去的成功并不保证未来的案件)。

如有兴趣,请发送电子邮件至justin@lawbw.com免费评估简历。

2018年第一个庇护批准

D先生2010年用学生身份来到美国,2014年毕业,获得硕士学位。在大学期间,他加入了教会并受洗。

他在2015年秋申请政治庇护,刚刚获得了批准。

D先生在面谈的时候做得不太好,犯了几个错误让证词自相矛盾。 面谈结束时,我们的律师想办法纠正了,现在的D先生非常开心。

D先生的父母也是我们的客户。

又一H-1B成功批准了!

我们的客户是中型营养品销售公司,H-1B申请人是本科商业相关专业的,申请的职位是新职位,没有任何H-1B成功的历史。申请相关困难,尤其今年特朗普政府的H-1B收紧政策。不出所料,移民局去年9月底发出了补充材料的通知,问题围绕着新的Level 1 wage 初级工资和 H-1B 专业职位(specialty occupation)。客户以前曾有H-1B被拒的经历,收到补件通知,非常担心。我们清楚仔细地向客户说明移民局要求的文件,并解释各文件的作用,如何回答了移民局的疑问及补件要求。过程持续了两个多月,申请人一度沮丧想放弃,因为从她身边的朋友听到不少的被拒消息。我们鼓励她和雇主尽力收集文件,接近补件到期的时间递交了所有的补充材料。今天,不到一个月移民局便批准了案件。又一H-1B成功离不开客户的努力,当然还有我们律师的策略以及能力。

移民局豁免了客户的移民签证欺诈

C女士的移民签证被拒。是美国公民的姐姐帮忙申请的。 领事馆称她 与她的前夫是假结婚。由前夫提出的I-130亲属移民批准后,移民局又撤销批准。 五年后,姐姐帮忙申请的移民排期排到了,客户出席移民签证面试时,领事馆拒绝并要求她准备豁免申请。这时,她聘请我们帮忙。

豁免申请是非常困难的。

正确地记录和描述豁免申请要求的“极端困难”,并说服移民局是最困难的案件之一。

今年我们所有的欺诈豁免申请都没有失败过。

律师的坏主意可能毁掉你的案件

2017年年初,一位万分着急的妈妈来到我们办公室咨询,她俩个小孩I-485绿卡申请刚刚被拒了。妈妈和她先生是通过最大的孩子亲属移民来到美国。妈妈已经为两个小孩申请了亲属移民,正在等待排期。为了不想家庭分离,他们让两个小孩用B-2签证一起来美国了。 入境后,他们找了一位在湾区非常资深的移民律师咨询。 律师告知他们可以让小孩先转成F-1学生身份,留在美国等待排期。这样做既有身份留在美国,两个小孩不离开父母,又可以在美国拿到绿卡。看似行得通的计划在2015年8月转换身份申请(B转换成F身份)被拒时出现问题了。俩孩子立刻就失去了身份:B2签证过期,F-1学生身份被拒。那位律师 让他们交钱做重新打开的动议。他保证俩小孩在动议审理期间是有合法身份的。直到今天,客户还没有收到移民局对动议有任何决定。2015年12月,移民排期到了,那位律师帮他们申请了 I-485。几个月后,俩小孩去移民局面试。2017年年初,移民局拒绝他们的申请,原因是,在I-485递交时,他们在美国没有合法有效的身份。那位律师建议他们再次提交动议申请,反对移民局的决定。

妈妈才意识到,可能她的律师都做错了。在朋友的介绍下找到我们咨询。

做移民律师要清晰和明白移民法的细规则,细节决定成败。那个律师的建议和计划,简单一句,就是漏洞多。第一,客户小孩的B-2签证到期时,离学校开学的日期超过30天。从B-2身份转成F学生身份,如果学校开学的时间是在B签证过期后的30天之内,移民局是允许这样转换的。如果开学时间是签证过期后超过30天的,就不可以申请直接转换,即便是签证未过期时已递交转换身份申请。第二,转换身份被拒, 即使动议提交了,客户还是没有合法有效的身份留在美国。所以当时他们是不能提交I-485申请的。第三,如果客户听取了前律师的建议,再次挑战移民局的I-485拒绝决定,她俩小孩今天可能有更糟糕的处境。 

我们的律师彻底地改变了策略。今天,俩小孩已经拿到绿卡了。从找到我们,签约做案子,历时不够十个月,移民就成功了。

现在你还可以随便相信某一位律师的意见吗?

最近的批准案件

1.在过去一个月,我们在移民法庭赢得了3个政治庇护的批准。全部的庇护案件都是以宗教理由申请的。庇护办公室将这些案件提交给移民法庭,原因是“缺乏细节”或“证词前后不一致”。我们都知道很多时候庇护办公室夸大了一些微小的问题,拒绝申请或把申请转到移民法庭,今年我们在移民法庭保持了100%的成功记录。

2.初级工资(Level 1 wage issue)补件H-1B获得通过

今年才出现的H-1B初级工资(level 1 wage)的补件让很多申请人惶恐。移民局认为“初级工资”适用于入门职位,只有入门的工作职责,这样的职位并不是专业的职位也就不是只有本科及其以上学位的申请人才能胜任,就不是H-1B的职位。我们的申请补件通知下来得早,当时没有建议或实例参考。客户是小公司,申请人是MBA毕业的,申请难度很大。幸运地是我们的律师经验丰富,仔细研读补件通知后,找到了方向。我们要论证申请的职位是入门的同时也是专业的。刚毕业的申请人没有经验,做初级入门的工作是正常的,但不代表这种就是不专业的职位。证明是专业的H1B职位,就回到以往经常出现的补件情况了。看起来新型的补件最后在律师的拆解整理下,胜券在握。果然,补件交上去不到两个星期,移民局就批准了我们的H-1B。有丰富经验的律师帮忙会给案件带来更好的结果。

很多多情况下,H-1B申请的成败不仅取决于申请人的学历资格,还取决于提交申请的雇主,工作(职责)和薪水。最重要的当然是,你的律师如何组织你的申请来说服移民局。

3. E-2延期批准

我们已经帮忙这位E-2投资的客人拿到第二次延期的批准了。客户实际上在第一次延期的时候并没有做太多的事情,而这次她做得更少了。很明显,移民局对E-2签证的批准要求不如L-1签证严格。

4. 3名高管的L-1延期成功

我们帮忙两家公司获得了三个L1延期批准。移民局给其中两名申请人发了补件通知,我们只是写信给移民局解释了一下问题,没有任何新的证据提交。两个案件移民局都很快批准了。

上周两庇护案获批

案例1

这名客户的庇护申请已经被移民局庇护办公室拒绝了,移民局打算递解她。但是我们向法庭证明,客户是一个教会的成员,那个教会在她的国家曾受到迫害。如果她被递解,至少有10%的机会遭到迫害。

我们和三名教会的证人出庭。之前已经递交了他们每个人的书面证词。正是我们有证人,移民局的律师也同意我们胜诉机会很大,并告诉法官他相信我们的客户。移民法官在90分钟内就批准了庇护。

客户将可以为先生申请移民,她先生有驱逐令,已经在美国居留10年了。

案例2

这个案子是以强制堕胎和强制上子宫节育环为理由申请的庇护。客户于1990年堕胎,随后未经同意的情况下上了环。庇护办公室拒绝她的案件认为证词不一致和缺乏细节。

这是一个非常困难的案例,因为堕胎是27年前的事情,而且她的国家已经改变了公民可以合法拥有多少孩子的政策。此外,客户在庇护面谈和移民法庭的听证会上的确给了不一致的证词。还有,法庭翻译员在她第一天听证会上犯了几个重要的错误(这个案子在第一天听证会之后继续,并在本周结束)。我们必须听取录音带指出翻译的错误;还要找医生作证上环的影响。

最后,法官相信我们的客户,认为即使客户的国家可能改变了计划生育政策,客户也曾遭受过迫害,上了的环继续给她造成痛苦。

在任何移民案件中,特别是在移民法庭上,经验,能力和对客户的关心都是不可替代的。